阅读与写作

整理照片,发现一张我之前用手机拍的表妹的课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笔记,想必是把老师的话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了,因为这就是考试的标准答案。

[singlepic id=388 w=320 h=240 float=]

有必要这样子么?这样的精读还不如大量的泛读来得有好处。

这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记得小学二年级第一次写作文是以一次春游野炊为题的——那个年代的学习多好,还组织野炊。因为平时受爸爸的影响也看些书再加上家里有一本介绍那个景点的书,于是,那次作文写的应该是不错的,老师在班上读了两遍我的作文。

四年级开始在瑞安市区读书,因为住校再加上作业多,我的读书习惯没有得到延续,期间看得最多的就是故事会,不过后来发现故事会全他妈一个套路的也就没看了。

初一开始我喜欢去夜市淘二手书,后来才知道很多有学问的人都有这爱好,原来我曾经也干过有文化的事儿嘛。只可惜,到学校里拿出一本被没收一本,于是就很少阅读课外书了。

现在想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从小到大作文写得不好的原因:读书太少,脑子里没货

初三的时候,有一次语文老师出个作文题我实在觉得太蛋疼,我下课后问她:我觉得这个题目我实在写不出来,能不能不写。她竟然同意了。不过这样的事儿我也就做过一次。

高二的时候,语文老师叫孙益练,是个胖胖的老头,有一次作文题目是:“礼貌和客套“。我觉得这个题目太“正确光明伟大”了,用膝盖想想都知道同学们会写出什么内容。考虑到自己文笔不好、也不怎么会四个字四个字地用成语,于是我反着写:用十几个例子来写不适当的礼貌客套带来的尴尬和笑话。结果孙老师在课上夸奖了我,其实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真的觉得我写得好,还是对我搞另类的一个鼓励。

他们都是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