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最近有很多事情在发生。 4月20号开始开发网易云音乐的web版,虽不是每天加班加点,但也算是全力以赴了,产品慢慢成型,我很开心。 好不容易说动我爸妈五一来杭州,结果我妈两天时间里基本上用在给我打扫房间了,没带他们去西湖,带他们去运河绕了一圈。 每个月我和同学们会组织一次读书会,分享与被分享的过程感觉很好,服务他人、团队合作收获很多。 每个星期我会去浙大上瑜伽课2~3次,并介绍2个留学生加入,今晚她们第一次参加,表示感觉很好,一个劲地谢我,其实浙大留学生的生活很枯燥。 有些人、有些感觉,来了又突然走了,措手不及。 我依然每天睡得很晚, »

阅读与写作

整理照片,发现一张我之前用手机拍的表妹的课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笔记,想必是把老师的话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了,因为这就是考试的标准答案。 [singlepic id=388 w=320 h=240 float=] 有必要这样子么?这样的精读还不如大量的泛读来得有好处。 这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记得小学二年级第一次写作文是以一次春游野炊为题的——那个年代的学习多好,还组织野炊。因为平时受爸爸的影响也看些书再加上家里有一本介绍那个景点的书,于是,那次作文写的应该是不错的,老师在班上读了两遍我的作文。 四年级开始在瑞安市区读书,因为住校再加上作业多,我的读书习惯没有得到延续, »

冬天去东北

我以为冬天去东北的人很少,实际上我错了,实际上现在还有2拨朋友在东北旅行。 这次去东北旅行整个过程都是临时决定的:上上星期和啊软打台球听说他拉了帮人要去东北旅行,用三天酝酿,用3分钟请假,用3个小时定初步行程定机票火车票,第二天用三小时飞到沈阳逛了一圈,当晚用十三个小时火车卧铺睡到长白山脚下。和啊软回合后,我又临时决定北上去漠河——中国的最北点。次日和啊软他们游览了长白山后的当晚我坐卧铺火车去哈尔滨,到哈尔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到哈尔滨的卡兹青年旅舍,吃着中转站四平那儿买的熏肉馅饼打听有谁要同去漠河,还真有——一个山东妹子,她除了火车票买好了其他什么都没定。于是吃饭的功夫,拉好了人,定了来回车票——除此之外依然还是什么都没定。后来退了回程的车票从漠河飞回哈尔滨又在哈尔滨住了2晚,最后飞回杭州。 »

下雪

昨天晚上从温州回来,在火车站台上就看到了厚厚的积雪。因为下雪路滑的缘故,出租车上车点排满了人但就是人出多少出租车来。车站外面一辆出租车在游曳,意图遇上一个赶时间的乘客好宰上一笔。于是只好坐公交车,由于这特殊的天气,公交车挤得一塌糊涂。竟然在公交车上遇到阿牛,这家伙元旦没回家,刚在延安路买完鞋子,我隔着2米的距离对阿牛开玩笑喊着:晚上去我那儿好了,近点,搞基~~,引得车上的人面面相觑。 [singlepic id=301 w=320 h=240 float=center] »

我叫MT

这几天在看《我叫MT》——国内制作的魔兽世界动画电视剧,让我想起读本科的时候每天玩魔兽世界的美好时光,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开心。暴雪的设计让魔兽世界这个游戏拥有非常良好的游戏氛围:团队合作替代了以强欺弱,互相协作替代了野蛮生长。这让长期受韩国泡菜网游荼毒的国内玩家喜欢不已。05年那会儿玩魔兽世界显得特别时髦,网吧也赶忙升级电脑配置以便吸引魔兽世界的玩家,可以说多少还是带动了些GDP的。 后来,我们开始打魔兽世界第一个40人副本,第一次体验了在游戏里大团队配合的快感与打掉Boss的成就感,记得最清楚的是第一次打那个副本的时候只有28个人,门口2个小怪就扑了一个晚上。不过这就像部队一旦有了番号就可以大张旗鼓地招兵买马一样,我们的团队慢慢壮大,到最后甚至要开2个团。期间的过程现在已经记得不再清晰了,但回想起来依然很快乐很开心。 前段时间,因为听说出了中国风的熊猫人,我又开始玩魔兽世界了,某天在游戏里一个陌生的id跟我说话, »

什么是圣经

今天在紫金港食堂蹭饭。来了一个小伙子,红着脸坐到我面前。 小伙子说:同学,你周围有认识的人是基督徒么? 我说:我爸妈就是。 看来是传福音的(就是传教的,中国受美国影响基督徒被鼓励参与传教)。 小伙子的脸更红了,说:啊,这样的啊,那你自己是信基督教么? 我说:我不信,我旁观。 小伙子说:我爸妈也是信基督教的,小时候我觉得他们那一套太迷信,上了大学后,加入大学生团契,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我说: »

票贩子教会我可以这样买票

那天从上海坐车回温州,到虹桥火车站发现没动车票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女子问我要不要票,票面价加20块共200块(实际上加起来不到200,后来回想起来,这是常见伎俩,让你开始理解的是版本A,完事儿了说是版本B),我以为她有票要转让就答应要买。之后的事情就有点意思了: 她带我去到自动售票机前面,让我给她200块钱拿票,我犹豫一下也给她了。只见她飞快操作售票机,买了张上海到杭州的票,接着打算买绍兴到台州的票——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感情是弄几张间隔不连续的票让我做一会儿站一会儿又换个位置坐一会儿啊。 我脑子里有3个理由促使我打断这个交易:1.没买票的那几段我是去补票呢还是不去补票?这情况票补起来显然很麻烦 2. 按她这么玩, »

建行的真霸气

今天才知道,建行信用卡的购汇还款是扣信用卡里人民币账号的钱,不能当月还清相应的人民币,必须让他算一个月利息下个月才能用人民币还清的。当他们客服跟我解释这个的时候,我开始还真没反应过来,怎么可以这么霸道。我说:你们建行这样也太霸道了吧?他说:您可以去了解下,其他银行业都这样的。我说:好吧,中国银行都很霸道。 不过我印象中招行是可以当月还清美元的。 »

排队叫号与垃圾桶

下午去杭州市民中心办个手续。虽然是工作日,这儿还是有很多人的,但次序井然,取号机有专人看着(难道是要防着号贩子?),人还没到跟前她就帮你取了号递过来了。拿了个号发现我前面还有139个人,囧。找了个地方坐下,看了下它叫号的速度怕是下午不一定能排得上。 于是我想到了垃圾桶 我像个拾荒老头一样绕了一圈,还真被我发现一张比我的号码小50多位的,应该是某人来了后发现材料不全临走前扔掉的。 HiaHiaHiaHia »

如果让城管的管地沟油

昨天在潮王路看到一个老奶奶推着三轮车在卖一种传统食品。这种传统食品小时候也吃过,名字不会叫糯米做的放在一个木箱里有个把手摇着摇着糯米会从木箱底下的2个洞里出来然后用刀一刀一刀切下来洞口就有那种红糖做的粉末最后出来的东西就差不多是汤圆外面包了一层红糖粉。 对于马上要绝种的传统物品特别有感觉的我来说即使刚吃过饭也要支持一下。正想上去的时候,老奶奶推着三轮车急冲冲要走——原来城管来——一个城管骑着电动车到她不远处。我追上老奶奶说要一份,老奶奶看了看城管没有特别强硬的样子于是停下来给我弄那个东西。我看到城管就在不远处看着这边,大体意思应该是让老奶奶卖完这个赶紧离开这里。这么大岁数,出来卖点东西还要时刻看城管的眼色,做贼似地,真让人感到心酸。 其实我很好奇政府搞一个叫“城管”的部门把所谓的市容市貌搞的如此一丝不挂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如果把这个精神用在管理地沟油的事情上是不是就牛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