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去东北

我以为冬天去东北的人很少,实际上我错了,实际上现在还有2拨朋友在东北旅行。

这次去东北旅行整个过程都是临时决定的:上上星期和啊软打台球听说他拉了帮人要去东北旅行,用三天酝酿,用3分钟请假,用3个小时定初步行程定机票火车票,第二天用三小时飞到沈阳逛了一圈,当晚用十三个小时火车卧铺睡到长白山脚下。和啊软回合后,我又临时决定北上去漠河——中国的最北点。次日和啊软他们游览了长白山后的当晚我坐卧铺火车去哈尔滨,到哈尔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到哈尔滨的卡兹青年旅舍,吃着中转站四平那儿买的熏肉馅饼打听有谁要同去漠河,还真有——一个山东妹子,她除了火车票买好了其他什么都没定。于是吃饭的功夫,拉好了人,定了来回车票——除此之外依然还是什么都没定。后来退了回程的车票从漠河飞回哈尔滨又在哈尔滨住了2晚,最后飞回杭州。

沈阳

相对于大连哈尔滨来说并不发达的一个城市,特别多的工地,物价便宜,沈阳故宫门口的小店里,口罩3块钱耳套5块钱,一点都没把咱游客当外人。沈阳故宫就是北京故宫的翻版,只是规模没那么大而已,是大清入关前的皇宫。

在沈阳街头溜达了一圈,吃了各种本地小吃,第一次吃了冷面,酸酸甜甜的还蛮不错的。吃冷面的时候还和同桌的本地的一对母女聊了会儿天,大致了解了这时节在东北该穿到什么程度,还顺带了解了下前段时间沈阳的热门新闻——因政府搞勒索,沈阳全城闭市,这母女俩也是对此愤愤不平。

夜里,买了条鸭绒的裤子,杀到沈阳火车站——这火车站真漂亮,红墙白边,俄国风格。

[singlepic id=313 w=320 h=240 float=]

19号晚上,K7155卧铺。这种绿皮火车特别有火车的感觉:用煤炭烧的开水、铁警、列车员、平价的饮料和零食、锈迹斑斑的车厢、摇摇缓缓的感觉。

列车上的工作人员都还是蛮认真负责的——认真负责,我也应该做到,任何情况下。

把不重要的东西放到行李架上,背包放在床铺靠窗位置,9点多便躺下睡觉了。睡到10点多,觉得口渴,想喝开水,结果发现我的KFC饮料杯子被当做垃圾收掉了。没办法,去行李架拿了些水果,嚼啊嚼,把果汁吞下去渣吐出来,就当是喝了一杯果汁了。

一觉睡到早上7点。发现边上的铺位一个人都没有了。外面的雪景很漂亮。与回乡的大学生攀谈,确定了下车前衣服要穿到什么程度,我发现南方人的腿部比北方人耐寒一些——这验证了沈阳那对母女的话。不过我听从他的建议,把沈阳买的鸭绒裤子给穿上了——这辈子第一次穿3条裤子。

吃碗泡面,整理背包,再过80分钟,火车就要到达铁路的尽头:二道白河镇。长白山,我来了,

长白山

早上到的长白山脚下的二道白河镇,正好赶上5天一次的集市。于是逛了一上午的集市,很是有趣,基本上一个上午把东北这边的农副产品认了个遍了。碰上广东来的4个小姑娘也在逛集市,我们一合计,朝鲜菜走起。

[singlepic id=314 w=320 h=24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15 w=320 h=24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16 w=320 h=24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19 w=320 h=240 float=left]

全国各地真是到处都是广东游客啊,而且以单个女学生或两三个女孩子一起的居多,这是神马原因?我学下李开复:1. 广东人有经济实力出来到处旅游 2. 广东人改革开发早离香港近,受西方文化影响比较多,必须愿意去旅游 3. 广东没啥好景点

这里的朝鲜菜不好吃

这里的朝鲜烧烤不好吃

这时节来长白山看天池是坑爹的

[singlepic id=318 w=480 h=320 float=]对,这就是我看到的天池:sad::sad::sad:,雾比北京的还大,啥都看不到

[singlepic id=317 w=480 h=320 float=]山顶上的房子很有龙门客栈的感觉

[singlepic id=320 w=480 h=320 float=] 这哥们儿干脆就坐着发呆了

[singlepic id=321 w=480 h=320 float=] 不过底下那2个冻住的瀑布还是蛮好看的

[singlepic id=322 w=480 h=320 float=]

绿皮火车

我很喜欢在旅行的时候在火车上和当地人聊天,我觉得旅行真正的意义是:你看到了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有什么令你印象深刻,有什么改变了你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同车厢的一个阿姨送了我一张大煎饼,有半平米大,薄如纸,她说是小米和枣子做的。我吃了一半,然后想把剩下的一半包好,我说要留着给朋友吃(顿时觉得自己伟大)。她笑了,说:这有啥好留的,再给你一张。

[singlepic id=386 w=320 h=240 float=]

[singlepic id=387 w=320 h=240 float=] 到站停车时,在车厢门口叫卖的妇女

这9天的时间里,坐火车从沈阳到长白山脚下的延边再到哈尔滨再到漠河,在火车上待了50多个小时,感觉特别好,可以专心看书、专心看车外的风景、专心和陌生人聊天,网络、电话很少来打搅。一趟下来,发现绿皮火车上有着各种人性化的设置,想必这是一百多年来经验积累的结果吧,为此,我对铁路部门的好感度增加了。

路过四平

原本想路过长春看伪满洲国皇宫,但时间来不及(东北的景点、博物馆三点多就关门了),所以在四平下车找了一家当地的中华老字号李连贵熏肉馅饼吃午饭,名气貌似很大,味道还行。在去的路上看到当地汽车站门口有人摆出一大堆黄金闪闪的手表、笔记本电脑等东西搞刮卡抽奖活动,我喜欢看这种街头把戏,于是就凑过去看看:只见一中年妇女拿着话筒在熟练地吆喝着,先后有三个大叔各买了2张刮刮卡然后都中了2个手表,大叔们对于中奖毫无表情流露,只见他们挨个中奖并拿了黄金闪闪的手表绕道摊位边上拿给了一个中年男子,并从中年男子手上换回一个装了东西的黑色塑料袋(想必是酬劳),那个中年男子拿回手表后立马放回奖品区——我了个去,即使行骗也有点专业精神行不行?

东北的食物,实在,几下就饱了。吃完熏肉馅饼,打包了一份儿。恰巧有个人开车来买礼盒装的熏肉馅饼,因为那里出租车不打表,我问他打车到火车站一般多少钱,他说:顺道儿,我送你吧。东北人真是热心肠。

夜宿哈尔滨犹太教堂~

沙俄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1921年正式公布,又称《中俄密约》,由此获得了中东铁路的修筑权。1897年夏中东铁路开工典礼正式举行,1898年4月24日沙俄特别考察队选中了位于松花江与其支流阿什河之间的三角地带,即今哈尔滨市区。1898年6月9日沙俄决定将铁路工程局设在哈尔滨,并立即开始办公,是为哈尔滨建城之始。

当俄国人来到哈尔滨这个地方的时候,他们认为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理想了:松花江上一望无际的平原,交通位置优越,没有现有的城市碍手碍脚,他们可以从零开始设计他们心中的“东方家园”。所以,即使到现在,哈尔滨的城市规划依然是非常好的:多个独立的中心城区,互相之间保持一定距离的村镇——在漠河会哈尔滨的小飞机上就非常明显。

100年前,这座从零开始的城市不单单只有俄国人,它同时还吸引了犹太人、阿拉伯人、蒙古人、中国人、欧洲人来这里定居。他们带来了各自的生活方式和建筑艺术,所以哈尔滨又有“东方小巴黎”的称号。

[singlepic id=328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76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77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78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79 w=320 h=320 float=left]

22号晚上9点,到达哈尔滨的卡兹青年旅舍。这是曾经的犹太人教堂,现在里面开了一家青年旅舍、一家pizza店、一家咖啡店、一家早教机构。在旅舍前台的桌子上吃着四平带回来的熏肉馅饼喝着当年俄国人带来的格瓦斯饮料和对面的2人聊起来,恰巧其中一个山东姑娘已经订了火车票第二天要去漠河。我说我想去漠河,可惜去漠河的卧铺火车票都没了,她说她想去的时候也没了,不过一不小心发现可以先去齐齐哈尔,那里有始发的卧铺火车到漠河,现在还有票。对头~,于是我们立马订票,第二天杀到漠河去。

去漠河找北

论景色,漠河并不是特别特别出众,但那儿有中国最北点、最北的店、最北的人家、最北的哨所、最北的厕所、最北村、最北的乡、最北的县、最北的机场、最北的汽车站、最北的银行、最北的邮局。这是我初中上地理课时候就神往的地方,想象种的漠河,冷的一塌糊涂,不是人呆的地方。来了之后发现其实寒冷的程度跟哈尔滨差不多,零下二三十度的样子,不过也是我们运气好,刚前几天还是零下40多度的。

在火车上联系好了当地的司机,包车一天半300块,很便宜,因为现在是旅游淡季。

漠河最北的村叫北极村,大多数游客都会住在这里,这个村和中国所有的旅游景区的村子一样家家户户都开旅馆,在司机的哥们儿开的家庭旅店住下后吃玩午饭就坐着马爬犁出去找北了——这个冬天来才能体验到。

同去的山东妹子很有意思,她到重要的景点都会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熟料房子,然后给它拍一张,我打趣儿说:全世界到处都有你的房子了。这想法不错,我想想我可以带个什么样的东西好让它和世界所有的美好合影。

[singlepic id=329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0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2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3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4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7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8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9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40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42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46 w=320 h=320 float=left]

[singlepic id=331 w=480 h=320 float=] 观音山,这尊观音像来自三亚,三亚在原位置建了一尊更大的观音像,一南一北,南北呼应

[singlepic id=335 w=480 h=320 float=] 黑龙江中间的中俄国界

[singlepic id=345 w=480 h=320 float=] 最北的邮局

[singlepic id=336 w=480 h=320 float=] 在黑龙江撒了泡尿

[singlepic id=341 w=480 h=320 float=] 中国最北点

[singlepic id=343 w=480 h=320 float=] @中国最北的厕所

[singlepic id=344 w=480 h=320 float=] 中国最北的厕所,造价100w+

[singlepic id=347 w=480 h=320 float=] 最北的哨所

[singlepic id=348 w=480 h=320 float=] 最北的哨所对面的俄罗斯村庄

[singlepic id=349 w=480 h=320 float=] 最北的教堂

[singlepic id=350 w=480 h=320 float=] 最北的机场——漠河古莲机场

小飞机

因为时间有限,我们推掉了返程的火车票,坐飞机回漠河,没想到这班飞机是四五十人的小飞机,飞得特别低,可以看到沿途的山川雪景,这体验还真是不错。

[singlepic id=361 w=480 h=320 float=]

[singlepic id=362 w=480 h=320 float=]

[singlepic id=363 w=480 h=320 float=]

哈尔滨看欧洲老建筑

[singlepic id=375 w=320 h=320 float=] 圣索菲亚大教堂,俄国人建的东正教教堂,漂亮

[singlepic id=364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65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66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67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68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69 w=480 h=480 float=] 中央书店

[singlepic id=370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71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72 w=480 h=480 float=] 阿拉伯清真寺

[singlepic id=373 w=480 h=480 float=]

[singlepic id=374 w=480 h=480 float=] 东正教教堂,俄国人以信仰东正教为主

[singlepic id=375 w=480 h=480 float=] 天主教堂

吃在哈尔滨

哈尔滨比较特色的是俄式西餐,清真餐厅也非常不错,还有东北特殊的熏肉烧饼。这次在哈尔滨去华梅西餐厅吃了俄式西餐,去六顺园回族饭店吃了清真菜,去毛毛熏肉吃了熏肉烧饼。华梅的西餐厅据说是中国四大西餐厅之一,第一次吃俄式的西餐,味道还不错;六顺园是恰巧经过,看大众点评是5星就进去了,果然非常不错,扒羊肉条好吃得一塌糊涂。

[singlepic id=381 w=480 h=480 float=] 冰棍是可以摆在地摊上卖的

[singlepic id=383 w=480 h=480 float=] 大列吧,俄国人的大面包,外面一层硬硬的,里面软一些,比较厚实,味道微酸,我不喜欢吃

[singlepic id=385 w=480 h=480 float=] 俄国人始创的秋林公司生产的格瓦斯是俄国传统饮料,有1000年历史,由俄式大面包、麦芽糖发酵而成,有点酒味儿、有点甜味儿,味道还不错。